【绿母】【我的江湖】(1-92)作者:古鱼

少妇   ·   发表于 2022-7-29   ·   全本下载
【绿母】【我的江湖】(1-92)作者:古鱼

我兴奋无比,心中燃起爆虐的黑暗之火,只想加倍淫辱眼前的仙子佳人,口中喝道:「操死你这个臭婊子,操烂你的贱嘴」
  梅姨两眼圆睁欲裂,俏脸胀得通红,仰起的玉颈上青筋暴起,那硕大的龟头将喉咙挤得高高突起,龟首深入喉咙的印迹清晰可见,她眼泪口水直流,痛苦地抓住我的大腿根,长长的指甲深深刺入了皮肉之中,那尿道一颤,骚水便失禁喷涌而出,流得遍地都是!
  见她这副凄惨模样,我于心不忍,便用力拔出肉棒,她的喉咙极其紧窄,废了好些力气,才「噗」的一声,像从管道里拔出来一样,响了一下。
  梅姨差点就窒息昏死过去,好不容易才撑到我罢手,肉棒刚一抽出,便迫不及待地张嘴大声喘息,她羞恼地看着我,低声呜咽起来。
  我低头看去,竟发现她失禁尿了一滩骚液,不禁爆虐更甚,一把扯住她的秀发,朝她俏脸吐了一口唾沫,骂道:「臭婊子,平日里装得跟个仙子似得,想不到竟然这么骚,老子还没肏你骚屄,竟然尿了,你说你是不是一个贱货?」
  被我如此侮辱,她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眼泪簌簌而下我如同主人看待奴婢一般俯视着她,挺着粘湿的肉棒,耀武扬威的搁在她俏脸的上方,并轻轻拍打着她泪湿的脸颊和秀挺的瑶鼻。
  梅姨脸上浮现出哀意,但又暗藏一丝媚情,原来那种超尘脱俗的气质荡然无存。她流着泪,撇眼近距离观看,让她愈发惊叹那肉棒之雄伟粗壮,只觉视线完全被那硕大无朋的龟头所遮盖,脑海里也尽是那肉棒火烫腥臭的触感和味道,肉棒与脸颊频繁地亲密接触着,发出一阵阵细微的「啪啪」声,虽然不重,但却带来一种难言的羞耻和轻微的刺痛感。她哭泣着,可怜楚楚地望着我,哀声道:
  「呜呜呜小坏蛋你就侮辱我吧呜呜呜奴家恨死了你根本不把我当人看!」
  见梅姨一副可怜的模样,我心中也是微痛,但我知道要征服这个闷骚的仙子,就得侮辱她,折磨她,让她在我面前放下那份廉耻之心,从此一心一意的服从我。
  于是胯下肉棒也逐渐加大了力度,从轻微的碰触渐渐变成了大力的拍击,「啪啪」
  的拍打声越来越响亮,好似扇耳光一样,一边打她脸,一边骂道:「不错,我从未将你当人看,你就是一只骚母狗,而我是你的主人。」
  在对面阁楼里,岳子木打开窗户,忽然听到一阵响亮的「啪啪」声,便疑惑地朝这边看来。他凝神听去,似乎有一个女子的哭泣声,还有一个男子的叫骂声,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那女子的声音像极了自己心上人梅绛雪的声音,他的心顿时开始抽痛起来。
  花魁背后抱住她,意味深长地朝我这里看了一眼,调笑道:「爷,莫要看了,对面女子并不是我春香阁之人,是两个少年领过来的,她又老又骚,偏偏装得跟个仙子似的。」
  说完,抬眼向岳子木看去,见他面色气得发青,便暗自呲笑一声,又继续道:
  「刚才一起吃酒,这老骚货可浪了,当着大伙的面,上身被一个少年又抓又摸,下身骚穴和屁眼被另一个少年又舔又弄,那骚水流得满地都是!」
  听到此言,岳木子气得浑身发抖,手指竟在窗上抓出五道指印花魁靠到他身上,伸出玉手在他身上摸了两下,浪笑道:「爷身子真结实,想必下身的小兄弟也定是不凡,不如让奴家好好伺候一番,如何?」
  这时岳子木哪有心思理她,眼睛失魂落魄看向对面,不想他的裤子竟被花魁解开,一根细长绵软的肉棒从里面露了出来,花魁一把握住,伸出香舌舔了一下,岳子木才反应过来,他斥道:「你要干什么?」
  花魁撸着肉棒,媚眼骚浪地看着他,浪笑道:「嘻嘻爷坏奴家在做什么,爷难道不知,非要奴家说出来?」说罢,她又舔了一下龟头,献媚讨好地望着他,腻声道:「爷,奴家正在给你吹箫呢!」
  岳子木哪尝过这种滋味,与梅绛雪相恋时,只是牵牵小手,拥拥抱抱而已,这女子吹箫,他还是首次得闻,顿时下身就快感连连。低头看去,只见一个做他女儿还嫌小的靓丽少女,跪在他胯下,正埋首含吸他的肉棒,心中顿时生起一种兴奋而又变态的快感我见对面窗户打开了,那岳子木正立在窗前,表情古怪异常,似在忍受什么,心中一动,便明白定是那个花魁在帮他吹箫。于是我扯住梅姨的秀发,令她膝行爬到窗前,而自己却与岳子木面面相对。
  岳子木见我站在窗口,狠狠地剐了我一眼,恨不得一枪捅死我,我挑衅地朝他笑了笑,然后轻拍梅姨的脸蛋。
  梅姨被我凌辱折磨怕了,便顺从的张开小嘴,将坚挺粗长的肉棒含了进去。
  由于窗口比较高,梅姨看不到对面,而岳子木也看不见她,否则梅姨说什么也不愿意帮我吹箫的。
  我温柔地抚摸她的秀发,赞许道:「骚母狗,你一直这样乖,爷怎忍心如此羞辱你?」
  听到我称她为「骚母狗」,梅姨心中一顿,一股耻辱感从心中升腾起来,莫名古怪的,她身子竟兴奋得微微抖动起来。
  我心道:「她果然和我娘一般,被花谷那帮人调教得性格都有些扭曲了,而且她比我娘更甚,毕竟娘已经脱离花谷十几年了。」
  对面岳子木听我说了一声「骚母狗」,心中更是疼痛,他不相信梅姨会堕落如斯,心中便认定我是在说别的女子。那花魁的口活实在精妙至极,含,舔,咬,吸,无所不用其极,岳子木爽得紧握双拳,一丝泄意从下身升腾起来。
  梅姨卖力地含住我的肉棒,献媚讨好地望着我,她观察我的表情,随时调整着轻重,这一番功夫下来,竟让我爽得青筋暴起,嘴巴大张得狂吼出声。梅姨顿时激动起来,她灵活的小舌更加卖力舔动,甚至还紧紧地缠住棒身,来了几次深喉。在此刻,她忽然觉得掌控了我,令我随着她的含舔,做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我扯住她的秀发,身躯颤抖着,叫道:「臭婊子,真会舔,啊爽死爷了哦!舔鸡巴的老骚货。」
  岳子木听到「老骚货」三个字,心中一紧,差点连肉棒也软下来,那花魁抬起媚眼,幽怨地看着他,竟令他尴尬起来。
  我拔出肉棒,向上抬起来,又命令梅姨吃我的卵蛋,她抓住我的肉棒,轻舔了几下卵蛋,嗲声道:「爷,你的蛋蛋太大了,奴家的小嘴恐怕吞不下?」
  我抬手就赏了她一记耳光,骂道:「骚母狗,就你事多,别人能吃得下,就你不行?真是犯贱」
  梅姨被我羞辱得既痛苦又兴奋,以前被调教的感受,又涌上心头她尽力张开小嘴,将我一颗硕大卵蛋,吃了进去,用舌头砥舔的同时,还报复地用牙齿轻轻咬了几下。
  我抬手又赏了她一记耳光,骂道:「臭婊子,你想咬死爷啊!」
  并不是我故意想羞辱折磨她,这些手段,哪怕更过分的,恐怕她都已经尝过了。花谷那帮老淫贼整理出来的「淫技三十法」,里面就提及过,「奴役和虐待两种手法虽然最难被人接受,可又最能触动原始冲动,让人的道德感和羞耻心强烈冲击,产生强烈的快感」而要让梅姨臣服,则必须要用这些手段,估计以后还要用到我娘和其他两位花仙身上。从我娘献上秘籍给张进财,就知道她甚是迷恋这种调教手段,我想梅姨也不例外,只是她闷骚的性格,不显露于形罢了,但我就喜欢她这种欲拒还迎的姿态。
  我看着她水汪汪的明媚眼睛和含着乌黑卵蛋的鲜嫩红唇,知道她正沉醉于受虐的异样感受,微微淫笑着,盯着她慢慢说道:「臭婊子,我想象骑马儿一样骑着你,让你在地上爬两圈,一边骑一边扇你骚屁股」
  梅姨的呼吸更是急促,眼中燃烧着妖异的欲焰,颤声道:「少主我我」
  我抬手作势,又要扇她耳光,同时口中喝道:「骚母狗还赶紧把屁股撅起来趴下,爷今日定要骑你这匹胭脂马!」
  梅姨见我又要打她,心中害怕,不敢违抗我的命令,便连忙像狗一样趴跪地上,那圆润的屁股高高翘立着,我脱光衣服挺起肉棒,故意朝对面窗口炫耀了一下。
  岳子木见我的肉棒如此雄伟,不禁脸色一红,微感到自卑,那花魁已经脱掉了他的裤子,握住细长挺硬的肉棒,嗲声道:「爷这根棍儿,又硬又尖,如果插到奴家骚屄里,定会捅出一个洞来,奴家奴家有些害怕!」说完,她红着脸,也像狗儿般,趴跪到地上,那罗裙在刚才已经脱掉,露出黑乎乎的骚穴,两片阴唇软塌塌的,耷拉在岳子木的面前,看上去有点恶心,后面那腚眼,也是乌黑异常,且有点松弛。
  岳子木摇摇头,心中叹道:「这女子小小年纪,就被人玩成这般模样,真是万恶淫为首啊!」想到这里,他浑然没了性欲,便抬首向我这里看去。
  这时我撕光了梅姨的衣服,地上到处是碎落的布片,梅姨正在碎布上爬行,而我则骑在她苗条修长的白皙身体上,一边吆喝,一边用手拍打着她嫩白浑圆的翘臀。
  「驾驾驾,」我得意地呼喝着「啪啪啪」打屁股的声音响彻不绝,这声音又脆又响,估计连楼下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这不张昭远那厮正在阁楼中间,竖起耳朵倾听着我们这边的动静。自从我娘嫁给他老爹,并与她春风一度后,这厮眼光也变高了,非得我娘这样级别的美女才能令她心动,尽管梅姨不如我娘风情万种,但仙子般的气质也别有一番风味,早就令他窥视不已。
  梅姨被我打得疼痛,雪白翘臀上,到处是红色手指印,被一个当儿子还小的少年,压在身下当马骑,同时还被扇着屁股,这种屈辱感既令她难受,又感到一种背德变态般的刺激,在爬行中,那骚穴中的淫水簌簌流个不停,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水痕岳子木看得目瞪口呆,一个少年骑在一位中年熟妇的雪白娇躯上,而熟妇正像马儿般驮着他向前爬行,少年一边吆喝,一边拍她雪白的屁股,这看上去太淫靡了岳子木竟看得肉棒又硬了起来,他死死地盯着那雪白的屁股,忽然竟发现熟妇下体竟然光秃秃的,没一丝毛发,那光滑的骚穴上,竟纹了一朵洁白的梅花而在梅花中间,那鲜红的花蕊竟不断开合,从里面流出粘稠的淫液这也太淫荡了,世间竟有如此不知廉耻的女人!她是谁?是绛雪吗?
  不是不是一定不是她,绛雪清丽如仙,怎会像眼前这个淫妇这般不知廉耻他摇头否定,但又觉得眼前这女子太像了这时,那趴跪在地上的花魁见他迟迟没有动静,心中甚急,眼前这个男人气质不俗,长得也非常好,不比平常嫖客淫邪丑陋,早就令她芳心暗动。她回首看去,见岳子木正痴痴地看着对面,顿时不爽,心中暗道:「这老骚货有什么了不起,竟令所有男人都围着她转!」
  她自诩年轻貌美,有心跟梅绛雪较量一番,于是便淫荡地摇摆起翘臀,口中嗲道:「好爹爹亲爹爹女儿的骚屄好痒啊求你用大鸡巴狠狠地插进来」
  岳子木肉棒硬得生疼,见这少女骚言浪语,叫自己爹,便再也忍不住,挺起细长的肉棒,猛的一下插进她的黑乎乎的屄穴里。刚才看着她的下体,有点恶心,这一插进去,感觉更是松弛,岳子木不禁暗道:「这女人到底被多少男人肏过,小小年纪这骚穴竟如此松弛!」想到这里,又觉得恶心这花魁乃是人精,一眼就看出他所思所想,便缩紧阴道,夹了肉棒一下,腻声道:「好爹爹,女儿的骚屄被肏多了有点松弛不如爹爹肏女儿的屁眼吧!那处地方可紧得很,一定会让爹爹舒服的。」说完,她探出双手,向后掰开臀瓣,将自己的肛门拉出一个口子来。
  岳子木肉棒太细,插入松弛的骚穴里,一点感觉多没有,见少女让他操屁眼,不由激动起来,心中暗道:「这处地方也能肏弄?一种新奇的变态感,令他忍不住拔出肉棒,再慢慢地捅到少女的肛门中。
  他的肉棒细长坚挺,插入少女那久经开发的肛门中一点也不难,但花魁却故意装作痛苦的模样,浪声求饶道:「好爹爹啊鸡巴好大好粗捅死女儿了嗯哼屁眼快裂开了哎慢点爹爹你好狠心啊快把女儿疼死了」
  岳子木被她这娇弱求饶的嗲言浪语一激,竟意气奋发起来,连看向我的眼神,也不再充满自卑,甚至还挑衅地翘起嘴唇。
  他对上我,除了依仗修炼时间长,功力比我深厚一点外,其他的都处在下风,甚至连苦恋多年的心上人也被我夺走,心中充满着失败感,正好这花魁被他肏弄得浪叫求饶,便勉强提起精神,且立刻向我挑衅我心中暗笑,这岳子木可是对我恨之入骨,就连这点小事也不忘报复回来。
  梅姨听见对面的浪叫声,心中一惊,身子软了下来,差点被我坐到地上,她惊声道:「爷,对面有人奴家奴家被他们看到了」
  我狠狠地拍了一下她的雪白翘臀,骂道:「臭婊子,你慌什么,骚屄多被纹身了,不知被多少野汉子操过,给别人看一眼又有何关系?」
  而对面花魁正「好爹爹,亲爹爹」的嗲声叫着,听得我心中一突,再也忍耐不住,便拉住梅姨的小手握住粗壮的肉棒,一边从身后吻上她的脸蛋。
  梅姨有些羞涩的套弄着我,慢慢把身子转了过来。
  我用力抓住她圆润饱满的乳房,只觉得不大不小,堪可一握,便淫笑道:
  「老骚货,你这奶子可比我娘小多了!」 附件: 回复可见下载地址:
此处内容被隐藏,需要回复(评论)才能继续阅读(下载)!如果您未注册,请点击这里免费注册

附下载指南(不要直接点击链接!否则会乱码!)
本站TXT文件下载方法:[报错]
PC:鼠标移到下载链接处--点右键--从链接另存文件为--下载成功
手机:手指移到链下载接处--按住不放--选下载链接--下载成功


AD:3D性爱游戏
AD:姐姐操亲弟弟
AD:桃色汇--一个专注于稀缺、另类、乱伦、奇葩、爆料、黑料的在线视频分享网站
色聚 | 帝王会所 | AV研究所 | 91福利社 | 不良研究所 | 妙物指南 | 洞感地带 | 花小猪导航 | 蜜桃导航 | 头文字S | 小黄鸭导航 | 必备福利 | 聚色阁 | 水帘洞导航 | 传送门 | 稻妻導航 | 璃月导航 | 灵珑导航 | 色色研究所 | 超级入口 | 口袋福利 | 吞精兽导航 | 精东导航 | 偷心贼 | 隐秘部落 | 黑料爆料 | 成人VR在线 | 高清连续剧 | 稀缺真实乱伦

214 Reply   |  Until 4天前 | 10285 View

盖子
发表于 4天前

6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llry
发表于 7天前

666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2366657137
发表于 7天前

1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runningmanqvq
发表于 7天前

111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xzycxhll
发表于 7天前

j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择空
发表于 7天前

111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runningmanqvq
发表于 8天前

111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15328352506
发表于 8天前

66666666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星河
发表于 29天前

123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3dapaopao
发表于 2个月前

1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3dapaopao
发表于 2个月前

1

评论列表

  • 加载数据中...

编写评论内容
LoginCan Publish Content
精彩推荐 关闭广告